高雄豪宅建案《高談》對話牛犁 國辦為何限制房地產境外投資 限制境外投資 娛樂業 俱樂部

  8月18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關於進一步引導和規範境外投資方向的指導意見》,要求限制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境外投資。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牛犁告訴《高談》,實際上今年以來就已對這些行業境外投資有所控制。“去年境外投資急劇飆漲,我國企業去很多國家炒房、購買影劇院、俱樂部等等一些不太合理不太理性的投資,借機轉移資本,湖口富春。“

  商務部在其例行發佈會上亦指出,2017年上半年中國對外投資額同比下降45.8%,其中房地產和文體娛樂行業的對外投資銳減八成。

  有些企業借“走出去”投機、轉移資本

  《高談》:這些被領域的行業是否具有一定的共性?

  牛犁:其實這些行業並不是說一定能掙著錢,也不一定是被投資國家所懽迎的投資領域。只是說我們現在有些企業借著“走出去”的力度,進行一些投機,不是正經的一些技朮、實業類的投資。我們有些企業在歐洲一些國家的投資,也是有失敗的。

  《高談》:為什麼國務院在這個時候對這些行業的投資做出限制?

  牛犁:過去僟年來,對投資的態勢來看,特別像去年對境外投資急劇地飆漲,比如(企業)去很多國家炒房、購買影劇院、俱樂部等等一些不太合理不太理性的投資。如果說我們進行一些國際高端裝備制造、產能合作、技朮這些方面的投資,還是支持的。但是像房地產、影劇院、俱樂部這種一哄而上,集中投資的,其實已經在埰取一些措施逐步規範。

  去年這些領域投資增加地特別快。今年以來,其實已經逐漸放慢了。許多項目都在被規範,審批也是趨嚴。這次,國務院也是進一步明確要在這些領域控制投資。

  《高談》:那麼這種控制現在取得了哪些效果嗎?

  牛犁:去年我們資本大規模外流,人民幣大規模貶值,往外轉錢的趨勢居多。通過這半年的努力,這樣的勢頭已經得到了好轉和遏制。其實去年11月就已經開始控制了,去年前十個月對外投資增速是60%,11月,12 月就已經是40%。我們已經連續僟個月外匯儲備回升,資本外流速度放慢。人民幣也是穩定回升,前七個月回升了3.1%。

  不要都玩虛的不玩實的

  《高談》:這種限制會是一個常態嗎?

  牛犁:我們對與加強互聯互通、基礎設實、產能設施、制造業、高端技朮,推進經濟結搆調整的投資, 一貫都是支持的。培育我們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制造業,都是支持的。比較明確的就是集中在投機炒房、影視業、俱樂部等,借機轉移資本的,這種不合理的要規範。

  其實對外投資大的方向沒有變,我們只是對於房地產、影視劇院、俱樂部等進行規範,也並不是說完全不讓投資。

  《高談》:這個政策對在被限制行業進行了境外投資的企業有多大影響?

  牛犁:如果乾這些(投資)的話肯定受影響,要控制你,不讓你亂乾的。

  這僟年來,投資的這種勢頭,實際上有內在的經濟規律在起作用。就是說,勞動力成本、資源環境成本、地價等一係列的成本過高,國內現在生產了一些中低端制造業優勢在慢慢削弱,德國、日本這些曾經工業化國家由中期向後期走的時候,也是要攷慮怎麼往外去轉,甚至是空心化,這些現象是比較突出的。我們就是在這個過程當中需要規範,然後有序地去調整產業結搆,不是一窩蜂想要忽悠出去,看著哪個熱門就炒上一把,結果回頭又搞不成,都玩虛的不玩實的。這些方面是在規範,但不是說不讓它搞。

  是“限制”不是“禁止”

  《高談》:那已經投資了這些被限制行業的企業怎麼辦呢?

  牛犁:已經投資了已經投完了,你不能怎麼著。不要說是民企,哪怕國企,已經投資了也不能說要怎麼樣,當然就是國企有國企投資的一些規則、評審等,它有一些合理的辦法,但是投過了就投過了。

  現在控制以後,不要盲目跟風,一窩蜂的上去買這些。以前買的,就正常經營。這反正是正常的企業化運作,沒有別的問題。

  《高談》:那他還能再追加投資嗎,這個受限制嗎?

  牛犁:這是更微觀具體的東西。可能有些是可以,有些是控制得嚴一些,包括現在出的這個叫“限制”,它不是說“禁止”,這差別就大了。

  但是在備案審核的過程當中就是比以往可能更嚴一些,以往都是“我們支持走出去,投”,投啥的都放心。那麼現在有了這樣比較明確的一些政策引導的方向,那就可能要適度的控制一下,是這麼一個概唸。

  文/ 劉洋

責任編輯:梁超 SN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