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新娘專找中國農村剩男詐騙禮金 婚後即失聯 越南新娘 詐騙

越南新娘小廣告。(資料片)

  在聊城冠縣、河北館陶一帶,一些急於找媳婦成家的大齡農村男性,在四處托人說媒、出了高價彩禮後,終於娶來了外地媳婦。可這些媳婦,卻無一例外地在婚後不久便忽然不見了蹤影。事後他們才明白,這些外地媳婦是經人介紹專門來騙婚的。

  牽紅線,彩禮動輒三五萬

  “我娶的越南媳婦跑了”,想起用僟萬元彩禮娶來的媳婦,冠縣村民馬某很是懊惱。2014年3月,經人說媒,他認識了王婷婷,“年齡說是二十五歲,圓臉,說普通話,說得比較流利,光說是越南的,離廣西比較近,具體哪個地方的不知道”。為了這個媳婦,他的母親交給媒人彩禮5萬元。但這些彩禮沒能留住媳婦,同年4月中旬的一個上午,越南媳婦不見了蹤影。

  一心想娶媳婦的冠縣村民杜某也有著與馬某相似的經歷。2013年臘月,他經人說媒認識了越南姑娘李美和。作為回報,他得給中間人彩禮錢,對方要7萬元,一番討價後,談成5 . 5萬。

  但好日子沒過多久,兩個來月後,他的這個越南媳婦就悄無聲息地就走了,杜某竹籃打水一場空。

  給馬某和杜某說媒的人叫林艷梅,1958年出生,戶籍地為廣西。王婷婷、李美和只是她牽線搭橋的眾多女子中的一個,而做著這種騙婚生意的,也不只有她一人。

  2013年5月至2014年月4月份間,林艷梅、翁春英、賀先月以結婚或者介紹婚姻為幌子,先後介紹十余名越南女子到山東冠縣、河北館陶多地相親,分別收取3 . 9萬元至6 . 8萬元不等的彩禮。後來這三人及其介紹相親的女子均下落不明。

  三人中,林艷梅騙取他人財物共14次,詐騙數額最大,共騙得81 . 4萬元。翁春英分6次共騙取他人數十萬元,賀先月也騙取他人財物1次,騙取近4萬元。

  扮年輕,三十說成二十多

  組織這些“越南新娘”騙婚的三人,本身也曾參與到過騙婚者的隊伍中。2013年農歷5月,經人介紹,林艷梅和冠縣村民牛某見面,一番交談後,牛某相中了她。雙方同意在一起過日子,牛某交給林艷梅和媒人彩禮錢6 . 5萬元,林艷梅說中間人給了她2萬。

  有意思的是,在與牛某生活的這段時間,林艷梅一直自稱“王小蘭”,牛某也一直以為自己的媳婦就叫小蘭。

  翁春英的所謂婚姻也是用錢換來的。2013年臘月,越南新娘,林艷梅以說媒為名介紹翁春英與冠縣村民溫某認識,溫某分兩次交給林艷梅彩禮錢3 . 9萬元。而根据翁春英的供述,起初她連自己要去相親這回事都不知道。

  賀先月回憶:“今年4月份,大姐(指林艷梅)打電話讓我從廣西南寧過來到冠縣騙人的”,經介紹,她被介紹給了村民楊某,楊某為這個媳婦付出了3 . 9萬元,林艷梅將其中的詐騙款8000元給了賀先月。然而,賀先月只在楊家過了10天,“大姐”給她打電話,讓她逃走。“這些騙婚的女人多把自己打扮得比較年輕”,辦案法官說,有的三十多歲聲稱二十來歲,四十多的說成是三十多。

  忙跑路,婚後倆月人失聯

  這些新娘嫁過來以後,起初大多表現得很好,但在婚後僟個月,甚至五六天,她們僟乎都找借口消失得無影無蹤。

  被害人馮某的媳婦小花自稱和朋友去買衣服,“騎著電瓶車就出去了,結果就不見了,手機也關機了。”

  張某的媳婦說跟姐姐去河北館陶看廟會,11點的時候打電話說下午1點左右回來,但到了下午兩點多打電話說不回了,“俺這伙有被抓的,我不敢回去了”,從此電話關機。

  吳某的媳婦說要去聊城接親慼,婆婆陪著她到了聊城,在聊城西站,媳婦提出要上廁所,之後再也沒找到她,電話也關機了。還有的是在趕集、參加別人婚禮等各種活動時消失。

  冠縣法院認為,林艷梅、翁春英、賀先月以非法佔有為目的,以結婚或者介紹婚姻為幌子騙取他人財物,林艷梅騙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翁春英騙取他人財物,數額巨大;賀先月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三人行為均已搆成詐騙罪。(文中當事人均係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