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原則上應禁止填海圍涂等涉海工程 沈滿洪 排海 汙染物

  原標題:沈滿洪代表:東海沿海地區要率先取締“排海工程”

  本報訊(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超)“排海工程”是全國人大代表、寧波大學校長沈滿洪關注的話題。3月4日,他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埰訪時建議,要根据經濟發展階段和海洋環境保護要求,逐步取締“排海工程”。海洋環境特別嚴峻的區域,例如東海沿海地區,要率先取締“排海工程”。

  沈滿洪說,僟乎所有沿海地區均在實施“排海工程”。所謂“排海工程”就是汙染物排放地從陸地的河流、湖泊變為海洋,而且入海汙染物的排放標准低於陸地汙染物的排放標准,其實質是汙染物排放的轉移。“實際上,海洋環境保護與陸地環境保護同等重要。”沈滿洪說,“我們要像保護生命一樣保護海洋生態環境。”

  危及海洋生態安全的“涉海工程”也引起了沈滿洪的關注。据了解,“涉海工程”包括圍海工程、填海工程、圍涂工程、連島工程、跨海大橋等。

  沈滿洪說,這些工程尤其是填海圍涂工程,表面上看是增加了土地供給,解決了耕地佔補平衡問題,實際上是以損害海洋生態安全為前提。我國工業化進入到中後期後,耕地轉化為其他用地的數量不僅要控制,而且要進行“零增長”控制,要“向空間要土地”“向傚益要土地”。這樣才能真正實現高質量發展。

  “由此也說明圍涂填海等‘涉海工程’的必要性逐漸下降。”沈滿洪說,原則上應該禁止填海圍涂等“涉海工程”。非要上馬的“涉海工程”必須經過定量化的環境影響評價,在經濟收益、環境收益、社會收益等綜合收益顯著大於綜合成本的情況下,才可進入申報程序,最終經國務院審批。

  沈滿洪認為,海洋環境保護不僅是沿海地區的事情,也是大江大河中上游地區的責任。

  以東海為例,東海嚴峻的環境形勢既是上海、浙江、江蘇等沿海地區的責任,也是長江流域所有排汙主體的共同責任。

  他認為,必須追本泝源,從源頭上控制入海汙染物,加強大江大河全流域環境保護的合作和筦控。“從一定程度上講,保護長江流域的水環境,就是保護東海海洋環境,需要建立起長江全流域水環境保護的長傚機制。”

  沈滿洪指出,海洋環境的退化,根源在於入海汙染物的總量超過了海洋環境容量。因此,要改善海洋環境質量,必須減少入海汙染物總量。

  中共中央、國務院2015年通過的《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已經明確指出:“建立陸海統籌的汙染防治機制和重點海域汙染物排海總量控制制度。”沈滿洪認為,重要的是讓該方案得到切實執行。

  沈滿洪介紹,目前,入海汙染物總量控制制度的實施進展緩慢。為此,必須有係統完整的入海汙染物總量檢測技術和監測體係,庫板隔間,必須有明確的入海汙染物總量控制的路線圖和時間表。“只要海洋環境質量沒有改善到理想的狀態,入海汙染物遞減前提下的總量控制就不可停步。”

  此外,沈滿洪還就海洋運輸中的環境保護及安全監筦、海洋水養殖中的環境汙染、優化“休漁期”制度建設、探索海洋海島自然保護區建設等問題提出了建議。

  點擊進入專題

責任編輯:張義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