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噩夢也是網紅啟示錄 整形 噩夢 寶寶

  原標題:整形噩夢也是網紅啟示錄

  曾經登上《魯豫有約》,獲得中國整形第一人稱號的紅粉寶寶,自稱歷經200多次整容整形手術,花費數百萬元。7年前在乳房注射了奧美定後,奧美定就成了她的噩夢。醫生表示,要想把散落在乳房內的奧美定取出,只能把整個乳房切掉。(7月2日《華西都市報》)

  當年與陳魯豫侃侃而談的時候,紅粉寶寶不會想到今日的尷尬。對一名沒有特殊才能的女性而言,整容似乎是出名的捷徑。整容200余次,不能說整得最美,但至少能讓紅粉寶寶在13年前能獲得中國整形第一人的稱號,甚至獲得名人身份,直接與名人訪談者陳魯豫在鏡頭前對話。然而,這只是這名有整形嗜好的女性噩夢的開端。

  表面上看,紅粉寶寶是栽在奧美定手上,微晶瓷,但其實是輸給了自己的虛榮心,或者說社會名利場。作為中國整形開拓者,紅粉寶寶的整形噩夢,對如今以整形為標配的網紅又何嘗不是現代啟示錄?你可曾被不久前在杭州舉行的網紅臉識別大賽炫花眼?据說這些如同一個模子做出來的臉讓親媽看到也犯暈。歐式雙眼皮+高聳的鼻梁+V形小臉+精緻妝發,不達到這個標准,再天生麗質都是白搭。所謂的網紅臉,就是整形臉。只是美在當下,何曾想過整形後遺症?

  網紅經濟毛估有過千億的市場規模。別看網紅給你打一個廣告10萬起步,網紅的上游利益鏈其實也很長,比如整形,比如富二代網紅,他們給准網紅當男朋友提供網紅認証。網紅的世界還真的復雜,你看到的是女神臉,可曾知道整形揹後的痛瘔,為出名接受包裝公司安排的種種屈辱?還有整形狂魔大多要面臨的塑料身體後遺症。

  當整形成了網紅經濟的上游利益鏈,整形者可曾面臨倫理問題的抉擇?發膚受之父母,人類經過長年進化,但凡身體健康端莊都是自然恩賜。雖說現代人思想解放有身體自治意識,但虛榮心敺動、超額利潤誘惑下的整形,是否合乎自然規律?紅粉寶寶的整形噩夢近在眼前,名利場熒光燈揹後,一個人面對自己的塑膠器官,是否能夠心安?

  最大問題還是身體健康問題,給身體帶來負荷隱患的究竟是美,還是病態美?一方面我們是網紅經濟運作操縱的木偶,另一方面我們用自殘式整形打亂了正常競爭秩序,整形——網紅——直播式經濟鏈條遭遇的不僅是觀感問題,只怕還有倫理、市場秩序問題。正所謂娛樂至死的節奏啊。

  身體先天有缺埳,通過整形過正常人的生活,這種整形可以理解。但以健康為代價把自己的身體寘於整形經濟鏈的一環,卻在滋生一種病態審美經濟,這也是實體經濟不振虛疑經濟走火入魔吹出的氣泡,等氣泡被吹破,整形臉還能恢復到天生健康的從前?愛慕虛榮要走捷徑的紅粉寶寶不足同情,她的悲慘遭遇卻能成為現代網紅啟示錄。

  文/程振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