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產稅劍指高房價?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朱寧:房地產稅不只為打壓房價 更是為緩解地方債務危機 向前 向後

  朱寧:房地產稅不只為打壓房價  更是為緩解地方債務危機

  8號樓工作室/出品

  邱慧/文字

  劉洋/編輯

  房地產行業從來不缺話題。從2010年國務院和財政部三次發文推進房地產稅至今,房地產稅為什麼征收、如何征收、由誰征收等問題仍能刺痛一批人的神經。在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教授、國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朱寧看來,房地產稅應該由地方政府征收,以此來體現出台房地產稅的初衷緩解地方債務危機。

  朱寧認為,房地產稅之所以在國內備受爭論,不僅是因為實施技術上的難度,也跟一些有房地產資源集團的利益有關,推出這個稅相對比較敏感,我們很難說對房地產進行大規模的調控,而不影響整個經濟發展的速度。

  房地產稅初衷是為地方政府緩解債務危機

  房地產稅作為新稅種,由誰征收的問題一直是多年以來爭議的點。朱寧認為,房地產稅應該由地方征收。他指出,出台房地產稅並非外界片面理解的打壓房價,或是抑制房地產的投資。他指出,噹前困擾中國經濟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而地方政府出現債務問題則很大程度上來源於噹地沒有一個穩定的、可持續的稅基。朱寧說,這是一個考慮房地產稅的初衷。

  2011年1月,上海、重慶兩地成為房地產稅推行的試點城市。2018年9月18日,億翰智庫發文稱,從上海和重慶兩市房地產稅的試點情況來看,每年房地產稅征收總額佔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例維持在3%的範圍內。文中稱,從數据來看,房地產稅對地方財政收入的貢獻作用不大。

  朱寧分析,房地產比較大的矛盾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政策的協調和匹配。房地產稅推出之初是希望能讓地方和中央政府之間的關係相對平衡,但是隨著政策逐步落地,可能會出現不同地方政府之間的政策競爭。一定的稅收優勢會對地方的人才、資金等經濟發展問題有所幫助。他指出, 在推進房地產稅出台合理化的過程中,政府應先搭好大的征稅框架,給地方一定的稅率動態調整區間,來保証地方的靈活性。

  朱寧表示,房地產稅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財富重新分配的作用。他以美國征收房地產稅的州為例,房地產稅越高的州,整體房價漲幅越慢。(房地產稅)能一定程度遏制房地產投資和投機需求,對平穩房價起到貢獻作用。而就地方來說,朱寧稱,這對於地方政府積極地推動地價,積極推動土地出讓,可能會形成一定的壓制,從而減小地方政府賣地的沖動,對平抑整體房地產泡沫有一定幫助。

  租房才是真正的剛需

  2018年7月以來,以北京為首的城市房租大漲現象引發關注。中國房價行情網數据顯示,過去1年,全國的一二線城市中有13個城市的房租漲幅超過20%,其中,成都上漲了30.98%,深圳上漲了29.68%。

  在朱寧看來,短期可能會因供求不平衡導緻房租上升,但結合居民家庭的可支配收入來看,房租不可能超過整個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一定比例。朱寧分析,台南預售屋,房租不會無限地漲下去。

  而此前我愛我家原副總裁胡景暉提到的政府應噹出台房租指導價的觀點在朱寧看來有些片面,但他認同其中提到的政府乾預行為。他指出,租房市場是一個剛需市場,不是一個完全市場化的行為,應是一個有政府乾預的不完全市場。 其中的乾預並非只是租金指導價,應該從法律保護的角度,新竹豪宅,調節房東和租戶之間的關係。朱寧補充道,這就是此前政府推行的租購並舉政策。

  朱寧認為,只有租房的需求才是真正消費的需求,而大量買房的需求更多是投資和投機的需求。在他看來,如何穩定預期,擠掉這些投資和投機的需求,是整個房地產長傚機制要達到的最核心目標。  (發自天津)

責任編輯:梁斌 SF055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