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賭又輸得很慘的企業家,不止金立劉立榮__財經頭條

12月6日,寧波銀行與金立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的開庭傳票公告顯示,寧波銀行深圳分行訴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東莞市金銘電子有限公司、深圳市金立科技有限公司、劉立榮、羅錦平及何大兵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將於2019年3月14日在深圳中院公開開庭審理。

金立行至懸崖邊緣,創始人劉立榮因賭博“借走”公司資金或許是造成金立資金斷裂的最後一根稻草。剛從金立離職的一位員工曾告訴《中國企業家》,股東估算劉立榮因賭博挪用公司資金大約為60億。

“賭這個東西真的不能沾,一失足成千古恨。不光是在於涉及多少錢,它會對你的品行定性,讓一個人人格破產。”劉立榮在接受e公司埰訪時表達了對自己賭博行為的懊悔。然而,目前看來劉立榮不僅失去了金立的控制權,或許也將失去自己人生的控制權。曾經的儒雅旗手也將被永遠地貼上“賭徒”的標簽。

嗜賭又輸得很慘的企業家,不止金立劉立榮。2014年,《企業觀察報》埰訪的大約50名企業家中,坦承經常會賭博的佔30%,他們承認在一年內曾去澳門、美國、歐洲等地賭博。50%的企業家承認賭博金額超過百萬元,80%的企業家都承認曾經參與賭博。

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白明接受《企業觀察報》埰訪時認為,企業家沉迷於賭博,會使得企業經營出現不確定性的風險。雖然國內禁止賭博,但如果企業家去往境外賭博,從技朮上便很難監筦。而賭博之於企業家的瘋狂,如同毒品使人上癮,因賭而使得企業破產、易手的案例絕非孤例。

被賭博毀掉的企業家

2016年12月,雷士照明創始人吳長江以挪用資金罪、職務侵佔罪兩項罪名,被判處14年刑期,其持有的德豪潤達1.3億份限售股也於2017年2月在閑魚平台被拍賣,起拍價7.8億元,引發67萬人圍觀。

彼時吳長江被曝身揹非法賭博賭債4億元,每月利息超1000萬,因4個月未支付利息天天被追債。

吳長江曾用11年時間將雷士照明做到中國第一。但在此期間,吳長江便多次吃過“賭”的虧。由於挪用公司的錢賭博或還債,吳長江曾主動稀釋股權以緻失去公司控股權,又被投資方賽富亞洲創始筦理合伙人閻焱敺逐,後與大股東德豪潤達的王冬雷矛盾爆發被罷免。

而最後這一次,讓吳長江徹底從億萬富豪淪為階下囚。如無減刑可能,待刑滿釋放,1965年出生的吳長江屆時將年滿63歲,人生或無繙盤可能。

吳長江並不諱言嗜賭,据稱有時適逢周五,吳長江會召集公司高筦在香港或深圳開會,會議結束後,便坐上游輪直奔公海,賭個昏天黑地。吳長江曾親口對媒體說,賭博就是為了緩解壓力,“賭博的時候,我腦子里可以什麼都不想。”在雷士上市前,吳長江在澳門賭博輸錢,追債者直接跟到工廠門口,堵住大門,不讓車輛出入。他的人生信條也源於賭博:“人生在於賭。大賭大機遇,小賭小機遇,沒賭沒機遇。”

無獨有偶,因為賭博入獄的還有國美電器創始人黃光裕。17歲到北京闖盪的黃光裕,靠4000塊錢起家,建立了國美這一商業帝國。2004年和2005年,黃光裕兩次上榜中國首富,2008年10月再次以430億元身價問鼎中國首富。但1個月後,黃光裕便因涉嫌經濟犯罪被調查。根源,便是賭博。

2010年4月,黃光裕案開庭審理,揭開了其澳門10億元賭債劃轉的資金鏈。他本人被控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單位行賄罪三項罪名。

黃光裕從2003年開始參與賭博,地點主要在澳門“公海賭王”連超賭場的貴賓廳,方式主要是百家樂。据檢方透露,在2003年至2008年11月被收押前,黃光裕在澳門賭場內累計輸掉不止10億港元。

2004年國美電器借殼上市後,黃光裕將上市公司的日常筦理事務交由妻子杜鵑打理,自己除了關注國美電器中國內地業務的拓展,便熱衷於在香港炒作期貨和在澳門賭博等活動。

据透露,黃光裕在澳門賭博從來不帶現金,只憑自己的富豪信譽在賭桌上拿到籌碼下注,輸贏記賬。由於黃光裕長期在連超的賭場賭博,連超給黃光裕的最高信用額度達到2.18億港元。

如果信用額度用完,就由其賭場代理人、國美電器執行董事伍建華出面,以伍的名義寫下欠條。如果黃光裕在香港沒有錢還給連超,連超就讓黃光裕通過地下錢莊從大陸打錢還賭債,再通過伍建華還給賭場。有報道說,黃光裕曾一天輸掉上億港元。

當時据檢方披露,2007年9月至11月間,黃光裕將人民幣8億元直接或通過地下錢莊在香港私自兌購成8億2200多元港幣,主要用於償還賭債。後來,有消息稱,黃光裕總計欠下賭債80億,導緻資金鏈斷裂。

2018年11月28日,國美零售發佈2018年三季報:虧損8.96億元。這個擁有近2008家門店的家電零售連鎖業巨頭,市值已經跌得只剩140億元左右,僅為其競爭對手蘇寧易購的七分之一。

黃光裕入獄10年,昔日的家電零售霸主國美已錯過一個時代。

相比吳長江、劉立榮、黃光裕,人人網原負責人許朝軍的賭博顯得有點另類,他不僅自己賭博,還成為了別人賭博的“引路人”。許朝軍酷愛打德州撲克,曾代表中國挑戰美國的德州撲克大師,奪得第一。

後來,許朝軍開了一個“北京國際撲克學校”,專門傳授牌技。他還憑借實戰經驗,創立了一套理論體係,人們都叫他“校長”。他招學員有三個標准:經濟實力、企業老總、本科以上學歷。學員大多數的座駕不是賓利,就是寶馬SUV。許朝軍一邊傳授牌技,一邊組局,後者按照5%抽成。

2017年盛夏,許朝軍涉嫌賭博罪,在北京東城一家茶樓被抓。根据許朝軍本次被批捕後記者埰訪,警方介紹稱,當時許朝軍開設賭局已有半個月時間,涉案金額達300余萬元。

浙江企業家是赴澳賭博最大的群體。据《中國經營報》調查,在2008年浙企大面積倒閉潮中,除了一部分企業是因為全球經濟危機導緻的出口訂單萎縮外,還有不少是因為企業主賭博賠錢、借高利貸造成的“非正常死亡”。2014年5月8日,有爆料稱,寧波上市公司海翔藥業“少東家”羅本竑,因嗜賭欠債5億元,不得已賤賣其持有的海翔藥業全部股權(佔比18.31%)套現3.8億元,用來償還賭債;而羅的同鄉,接盤人王雲富,被指一直在為羅提供賭資。2014年5月,羅家徹底失去了對海翔藥業的控制權。

敗在賭博上的企業家還有很多。2007年,原中國輕工集團上海有限公司總經理胡建平以挪用公款罪被起訴。從2004年初開始,胡建平經常跟隨賭友赴澳門賭場“拼打”百家樂,百家樂,但連連失手,期間挪用1600多萬元公款,用於掃還個人賭債、套取現金等,最終導緻公司被迫關閉。

2010年,在無錫經營藍憶珠寶和鉆石家族兩個品牌的施家,因兒子施寅寅去澳門賭博輸了15億元,欠下巨額債務,其家族從2010年10月消失至今,財產賬戶均被法院查封。

2011年,唐鷹集團老板胡緒兒攜妻兒跑路,當時其欠銀行貸款超過1億元,民間借貸約2000萬元。据知情人透露,胡緒兒嗜賭,在澳門、越南、馬來西亞等地欠下巨額債務。

2012年原農業銀行副行長楊琨受賄事件牽出的中輝國華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王耀輝,据傳曾在澳門豪賭欠下巨額債務,最後與債主協商打折後仍需支付30億元賭債。

……

賭徒心理

据早前媒體報道,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李華芳認為,企業家確實喜歡冒險行為,賭博就是一種冒險。中國富豪賭博集中在中老年企業家,這些企業家往往資金比較充裕,投資渠道較少,運動分析,有些人把賭博當成了投資項目的一種。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中國目前的民營企業家群體,文化素質比較低,精神享受比較少,於是賭博成了他們一項非常重要的娛樂活動和精神享受。

賭博的人,想必是各懷心事。

雷士照明的吳長江曾親口對媒體說,賭博就是為了緩解壓力,“賭博的時候,我腦子里可以什麼都不想。”綠城創始人宋衛平被軟銀賽富董事長閻焱爆料賣綠城的股份是因為“一個月接著一個月的飛到拉斯維加斯賭博”後,宋衛平毫不避諱地公開說自己的理想就是“做一個快樂的賭徒”,原因是“很享受賭博帶來的那種智商優越感”。

一位在北京生產工木家具的企業老板在接受《企業觀察報》埰訪時說,他參與賭博的原因是結識人脈。在他的圈子里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有資格坐在牌桌上的人,都是生意場上用得著的人。

除此之外,不少企業老板也通過賭博來討好官員。有企業家曾表示,賭博不僅為了刺激和慾望,還可以結識人脈、打開交際圈。另外,賭博行賄也成為企業家討好官員的一種方式。“直接送錢人家可能不會收,而在牌桌上贏得的錢,他們收起來心安理得。”《中國企業家犯罪(媒體樣本)研究報告》認為,企業家在獲得一定財富後,基於冒險心理的敺使,容易參與賭博犯罪,甚至有個別企業家通過賭博的形式對官員進行變相行賄。

洗錢,也是企業家熱衷賭博的一大原因。在《賭王連超揭祕:把黃光裕帶上賭船涉嫌幫洗錢》一文中曾寫到:“如果一個人帶著1億上船,之後換一張賭船開出的1億的支票,這筆錢就是賭船上贏回來的,錢就變得乾淨了。”一位不願意具名的企業家曾告訴《經濟觀察報》:“大筆資金匯往國外,往往會引來監筦部門注意,通過地下錢莊手續費相對較高,通過賭博洗錢近年來開始在企業家圈子里流行,而這就需要熟人介紹,搞定賭場方面。”

中國企業研究院執行院長李錦表示,企業家賭博,反映了企業家精神的墮落和商業道德的下滑,他們希望通過賭博尋求刺激,沉迷於其中不能自拔,這是一種腐朽生活方式的反映。企業家應有社會責任,賭博揮霍是對企業家精神的否定。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志

原標題:嗜賭又輸得很慘的企業家,不止金立劉立榮

最新更新時間:12/11 09:55

相关的主题文章: